专业文章内容
静思劳舍200——用人单位未按承诺办理落户,被判支付经济补偿!

作者:陈奇新

在我国的劳动合同法中,除了用人单位单方终止或解除劳动者的时候,会有应当支付经济补偿的情形,劳动者单方解除劳动合同时,用人单位也有可能被要求支付经济补偿。

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了劳动者在用人单位存在过错时的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权利。其中就包括用人单位未按照劳动合同约定提供劳动保护或者劳动条件的情形下劳动者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形。

在现实生活中,在北上广深等超一线城市,户籍具有非常大的现实价值,而用人单位在招用劳动者时,有时也会将可以办理落户作为一种吸引劳动者的手段。那么,如果用人单位承诺为劳动者办理落户,但最终未办理的,劳动者是否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并要求用人单位支付经济补偿?

在下述的案例中,用人单位承诺了为劳动者办理北京落户,劳动者也因此降低了薪资要求,因此,应当视落户为劳动条件。由于用人单位未积极履行义务,导致劳动者未落户成功的,劳动者可以提出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应当支付经济补偿。

【案例】

V安防公司为V电子公司全资子公司。李某系山东大学2013年硕士研究生应届毕业生,李某于2013年8月21日入职"V公司",月工资标准5000元,后于2015年6月1日以"未按照约定解决北京市户口、薪资过低、职业发展有限"为由提出离职,于2015年7月1日解除劳动关系。

2013年8月5日,李某与V电子公司签订《非北京生源高校毕业生引进协议书》,载明:双方一致达成聘用与服务意向,待北京市人事部批准引进接受后即予以实施。经双方协商约定如下:1、V电子公司对李某提供的必须上报北京市人事部的全部材料进行验证核实;2、李某保证提供的材料真实、无作假行为;3、V电子公司保证为李某安排工作;4、李某已充分了解工作安排和相关待遇;5、如出现弄虚作假行为,V电子公司将按人事部及相关部门要求严肃办理,包括取消接收毕业生资格、已接受户口退回原毕业学校或原户籍地;6、双方约定,对李某的引进接收以北京市人事部的正式批复为准。此后,李某提交了办理落户手续的相应材料,但至2015年3月仍未能取得北京市户口。

在此期间,双方存在以下电子邮件往来:2015年3月6日,李某向聂X发送电子邮件,题为《关于落户的问题》,主要内容为"聂总,您好......今天下班前,我和人力资源部安总谈过。她说公司答应为我办理的北京户口应该是下不来了,我从2013年8月入职起公司就开始为我办理落户相关事宜,花费了很大的心血,造成今天这样的结果,肯定不是大家所愿,我也能够理解。但我不能接受的是,如果不能办理为什么不能及时向我反馈相关信息,导致拖了一年半多,如今户口档案的去向都成了问题,如果不是我一直追问,公司至今仍没有明确答复......"

2015年3月10日,聂X回复邮件称"此事公司人事一直在努力,近期我请公司领导过问了,其询问的结果是没有最后结论,类似学生有300名,我请安总跟进,并及时将信息告诉你"。

在一审庭审中,李某主张因"V公司"承诺办理北京市户口,故其接受了较低的工资,并按照要求配合办理了相应手续,现未能成功办理北京市户口,故应视为是公司未能提供约定的劳动条件,其据此理由辞职并解除双方劳动关系,"V公司"应依法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至于损失15万元系其估算,无法就实际损失举证。经询问,V安防公司认可在招录李某时曾经表示可以办理进京落户,但并不承诺最终的办理结果;公司确有办理北京户口的有限指标,公司业已给李某办理了户口进京手续,但相关的政府人事部门没有审批通过,也没有告知具体原因。本案审理过程中,V安防公司、V电子公司未就此举证。

法院审理后认为,李某在与V安防公司正式签订劳动合同前,与V安防公司的上级公司,即V电子公司签订了《非北京生源高校毕业生引进协议书》,就落户北京问题进行了约定。虽依据相关法律规定,户籍系供户籍机关记载人口信息使用,然而基于社会生活实践,户籍在一定程度上亦与就业、就学等日常生活密切相关。故显然该落户协议的签署与双方间最终达成用工合意、签订正式劳动合同紧密相关。即本案中,双方间户籍约定成为李某接受V安防公司工作邀约的前提条件之一。故在此情况下,V电子公司及其下级公司V安防公司即应积极履行、落实其在招录员工过程中所开出的优厚条件。本案中,V安防公司虽主张由于客观原因未能为李某办理落户,但其公司未能就此举证。另为避免用人单位在招录劳动者过程中虚构或者夸大企业优势的不诚信行为。法院认为,李某以V安防公司未按照约定解决北京户口、未满足劳动条件为由解除劳动合同关系具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据上,结合李某的工资标准及在职期间核算,V安防公司应向李某支付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金10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