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文章内容
静思劳舍203——百万粉钻丢失,劳动者怎么赔?

作者:陈奇新

转自 瀛泰劳动法讲坛

在劳动合同履行的过程中,因为劳动者的原因造成用人单位损失的,应当如何予以赔偿,劳动法中并未规定明确的标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 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参照上述标准,我们认为劳动者因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用人单位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但是,该赔偿责任也是有限的赔偿责任。按照目前司法实务界形成的普遍认识,赔偿的数额应当按照劳动者的职位、工资收入、过错大小、用人单位的预防机制等综合因素确定。在下述案例中,劳动者存在重大的过失导致用人单位贵重物品丢失,造成巨大的损失,但法院综合了签署因素后,合理确定了应当赔偿的数额,可资借鉴。

【案例】

施某某于2009年12月1日以劳务派遣方式进入被告公司工作,自2011年1月1日起直接与被告签订劳动合同,2013年双方续签劳动合同,岗位为市场部,负责策划会展的服务工作。

2014年2月,老凤祥公司因将参加2014年3月香港珠宝展,市场部经理王某某安排施某某负责组织、协调、联络工作。2月18日在公司内部召开预展,系争VS2级、1.01克拉的粉色裸钻交由仓库保管员冯素琴放入仓库。2月24日上午,施某某至仓库办理领出、签收手续,将该粉色裸钻与其他由施某某负责保管和布展的展品一起进行包装、贴封,寄存于仓库,2月25日,施某某与公司负责海关报关、托运的工作人员办理交接手续(但未拆包当场清点)后,由报关托运公司打包铅封启运。3月4日,报关托运到香港展会现场,请公司相关人员拆封清点(外包装未拆)后,展品移至专用保管箱封存展会仓库。3月5日下午,公司全面开始布展工作时,施某某领出经确认外包装无误的四件展品,拆包后发现粉色裸钻不在包装内,并报告了现场公司相关领导。后经公司保卫部排查无果后,于3月19日向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田林新村派出所报案。

2014年4月3日,老凤祥公司市场部出具“关于粉红钻遗失事件的责任报告”:市场部经理王某某、市场部职员施某某作为领队之一和具体办事员,在职责明确的情况下参加此项工作……由于施某某首次参加这一工作,安全意识不够,办事经验不足,未按企业内部制度要求执行。在交接过程中,不慎将价值百万元的粉红钻遗失……市场部作为职能部门,尤其是主要负责人对参展工作人员只凭信任,缺乏严格的安全教育和制度教育,在工作落实中,缺乏严密的跟踪监控,也应承担部门领导责任……

2014年6月19日,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经侦查后认为没有犯罪事实,作出撤销案件决定书撤销了案件。次日,上海市公安局徐汇分局田林新村派出所及徐汇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向老凤祥公司发出安全防范建议书,建议公司进一步加强内部管理,对特定岗位上的工作人员落实责任制,明确工作职责,加强监督。

2014年9月3日,老凤祥公司作出“处理决定”:根据“上海老凤祥有限公司职工奖惩条例”第四章第十八条“公司在进行追偿时,一般以公司遭受的实际损失为依据确定赔偿金额”,本次事故中遗失的一枚粉钻,价值约合人民币102万元,根据公司“奖惩条例”第四章第十八条第二款“对于主要责任人,一般按照不低于损失金额70%的标准进行追偿”,该事故的主要责任人施某某应承担70%的赔偿,因赔偿款巨大,公司党政领导班子综合考虑相关责任人的责任和赔偿能力,主动要求承担较大比例的赔偿款,经研究后决定,施某某赔偿人民币20万元,公司党政领导班子、部门领导等参展组织人员赔偿82万元,施某某在此次事故中属于“履行职责方面的违纪行为”,属于“在生产、保管或销售作业中,发生短缺现象的”较大违纪行为,按照“奖惩条例”第三章第十条规定,给予粉钻遗失直接责任人施某某记过处分。“处理决定”后附具体责任人的赔偿清单。2014年9月5日,老凤祥公司又作出“关于施某某遗失粉钻的处理决定”,开具了“上海老凤祥有限公司违纪处罚单”。施某某收到“关于施某某遗失粉钻的处理决定”后复函给老凤祥公司及法人代表,表示不接受对其的处理决定。

2014年9月25日,施某某签收了被告开具的上海市单位退工证明及“上海老凤祥有限公司违纪处罚单”,退工证明上退工日期为2014年9月24日。

2014年11月,“处理决定”中除施某某之外的具体责任人根据“处理决定”确定的数额支付了各自赔偿款。

2014年12月4日,被告向上海市徐汇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要求施某某赔偿粉钻遗失的经济损失20万元。12月11日,施某某提出反请求,要求1、撤销“处理决定”中关于对施某某的处理决定;2、向施某某赔礼道歉、消除影响。2015年1月30日仲裁委员会裁决:1、施某某因遗失钻石赔偿被告经济损失20万元;2、对施某某要求撤销“处理决定”中对施某某的处理决定的申诉请求,不予支持。施某某不服裁决,起诉来院。

法院审理后认为,施某某在参加香港珠宝展时作为负责系争粉色裸钻和其他展品的经手人,未能恪守谨慎勤勉之责,致使粉色裸钻遗失,造成被告和老凤祥公司财产损失,施某某应当承担相应责任。被告作出“处理决定”给予其记过处分,并要求施某某赔偿经济损失,并无不当。然而,被告依据“上海老凤祥有限公司职工奖惩条例”要求施某某赔偿20万元的数额,虽然符合老凤祥公司的管理规定,但明显过高,应予调整。理由如下:首先,从2014年3月4日市场部出具的“关于粉钻遗失事故的责任报告”中显示施某某系首次参加会展工作,老凤祥公司和被告理应对施某某进行必要、有效的培训或带教,更何况施某某经手的是价值百万元的展品,而由其独自一人领取、打包、贴封,显示老凤祥公司和被告在管理制度及教育培训上的缺失。其次,本案审理过程中,未发现被告及老凤祥公司对境外参展的贵重展品进行投保,被告及老凤祥公司没有设置规避风险的必要措施而在风险发生后企业将损失转嫁于劳动者,有失公允。再次,施某某月工资仅为5000元,年收入约6万元,在被告处上班不满5年,合计收入不满30万元,现要求施某某赔偿20万元,责任和权利严重失衡,过分苛责劳动者。综上所述,本院将施某某的赔偿款数额酌情调整为5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