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文章内容
案例一

1. 名称:上海X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与成都Y科技公司股权对赌纠纷

2. 金额:人民币66,977,465.75元

3. 完成日期:2017年3月初,客户收回全部股权回购款

4.  参与交易的所有律师事务所名称、其在交易中的角色,及该所参与该交易的牵头律师:

上海瀛泰律师事务所,上海X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方仲裁代理人,牵头律师周波律师。

5. 参与该交易的公司法务的姓名、所属公司、电邮及电话(我们可能会邀请该法务对该交易/案例分享意见):

甘泽,上海祥禾泓安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法务总监,电话021-50150802ganz@yonghuacapital.com.cn

 

6. 简要介绍交易/案件的基本情况,并着重说明能反应交易杰出性的要点。

2012725日,上海X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客户”)作为甲方,与高某、唐某、贺某、赵某、成都某成长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金某、徐某、汪某、某大学粉末冶金工程研究中心有限公司、成都某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作为乙方(以下简称“原股东”)以及成都Y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目标公司”)作为丙方,共同签署了《增资协议》,约定:客户向目标公司增资人民币4,500万元,获得目标公司增资后10%的股权。同日,客户、原股东及目标公司三方主体又共同签署了一份《补充协议》,约定:如果目标公司不能在2016630日之前在中国境内完成上市的,则客户有权启动回购条款,要求原股东或目标公司回购客户所持有的全部或部分股权;回购价格为客户实际投资额再加上每年10%的年利率。

后因目标公司于2016630日之前在中国境内未能上市,导致《补充协议》约定的合同条件成就。客户委托我所律师于2016821日向目标公司和原股东发函,要求其按照补充协议承诺条件履行股权回购义务。目标公司和原股东均拒绝履约。客户无奈于20161221日授权我所律师按仲裁条款向深圳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程序,总请求数额为66,977,465.75元。

深圳仲裁委员会受理次日,我所律师向目标公司所在地成都市高新区人民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对原股东所持公司股权进行了司法查封。股权查封完成后,打乱了原股东正在进行中新的增资扩股融资计划。逼迫大股东重新开启了和客户的谈判。经过三轮艰难的谈判过程,终于达成了和解协议。各方约定客户通过减资模式从目标公司退出,由原股东和目标公司按一定比例回收客户所持有的全部股份,回收价格为客户提起仲裁的全部仲裁请求数额。按照和解协议的安排,客户于20172月初和3月初分别收到全部股权转让款66,977,465.75元,后依约对查封的股权进行了撤封,并配合新老股东办理增资扩股手续。最终达到了各方均满意的处理结果。

 

本案处理的杰出性主要体现为以下几点:

一、抢占有利时机,迅速完成立案和保全保障了案件顺利处理

本案立案之前,客户告知我所律师目标公司有计划通过增资扩股形式继续对外融资,且已经和某大型国企达成了初步意向。客户要求我所律师务必尽快提起仲裁程序、尽快查封原股东所持股权。我所律师接案后,发动全团队人员和资源,在三天之内完成了受案手续、梳理完毕全部诉讼证据和起草完毕仲裁文本等准备工作。在第一时间联系了深圳仲裁委员会和成都法院,了解本案所涉立案、查封保全所需的全部资料细节。同时利用我所保险公司资源,在一天时间内出具了保全所需的担保保单。我所律师至深圳仲裁委立案时,恰逢元旦之前仲裁委年底结案,因不能全部缴纳仲裁费用,导致急需的保全函必须等到半个月后出具。经过我所律师有效协调和沟通,向仲裁委表明本案的急迫性和特殊情况,仲裁委同意客户当天支付部分仲裁费用,并在仲裁费尚未到账的情况下,为我所客户提前出具了保全函。

我所律师持函当晚飞往成都,又是因为法院年底结案问题,导致成都中级法院和成都高新法院都排斥接收案件。我所律师与立案庭法官据理力争,熟练引用程序法律法规并利用良好的沟通技巧,最终在法院整体上已经停止受案的情况下立案成功。一周后,在我所律师的坚持跟进下,法官提前完成了对股权的查封工作。立案和查封工作的迅速完成,为客户抢占了优势地位,为整个案件的后续处理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二、准确把握股权回购理论和实务要点,确保案件走向不出差错

案件仲裁之前我所律师对股权回购同类案件进行了大量、深入的研究。结合理论和司法实践的最新动态,确定原股东为回购主体,确保客户股权回购权利可行性。

由于客户最初以溢价方式对目标公司进行增资而成为新股东,则原股东在此种情况下首先将获得该溢价部分的相对股东权益。一旦企业运营的实际绩效达到预期,原股东还可能实现再次获利。故客户与原股东协商签订股权回购条款,约定在公司上市等目标无法实现时,要求原股东回购所持股权。该条款本身因商事交易的利益平衡而产生,以当事人意思自治为前提,具有其合理性。结合最高院和各地高级法院最新处理股权回购案件的司法判例精神,我们正确的选择了原股东作为仲裁程序被申请人主体,而没有将目标公司作为被申请人,避免程序上的瑕疵导致客户实体权利受损。

三、谈判程序中确保减资方案合法合规,维护客户未来权益不被债权人追索,同时还要考虑保障原股东增资扩股程序顺利进行,以保障原股东和目标公司有能力履行付款义务

客户与目标公司和解过程中,对方提出因为后续增资扩股程序的特殊情况,新投资人不希望收购客户所持股份,而是要求公司先定向减少注册资本,再发行新股引入新的投资。我所律师即面临了法律上的两难困境,如果不同意目标公司和投资人的要求,则原股东和目标公司履行能力欠缺,我们很难回收股权款。如果同意定向减资方案,则客户可能在将来面临目标公司债权人的追索问题,导致权益处于不稳固状态。

为此,我所律师利用有效资源,对接资本运作、税务、财务、司法界权威人士进行多种有益探讨,对两种方式进行了利弊分析。确定目标公司债权人将来虽然可能提起相应的撤销诉讼,但是因为满足减资行为侵犯其债权的主客观四要件难度较高,导致债权人能够推翻具有确定性的权利安排的可能性较低。据此,我所律师最终建议客户同意对方的方案。同时,在第三轮谈判中又对目标公司的减资程序提出了严苛要求,进一步保障客户未来权益的稳定性。首先要求目标公司披露现存全部债权人,要求其严格按照我国公司法规定的减资程序,书面通知全部已知债权人并根据债权人要求进行清偿或由公司和原股东提供担保,要求其在成都当地具有影响力的报纸上刊登减资公告。最终减少客户对应注册资本,并完成了定向减资工商登记变更程序。

本案中,我所律师正确把握了股权回购理论和司法实践操作方向,抢占了有利时机,通过迅速立案和查封压制对方,再通过谈判解决了客户和目标公司之间的矛盾和现实困难。最终在3个月的时间内为客户收回7000万元的股权回购款,在最大程度上维护了客户的合法权益,获得了客户的极高认可和评价。